意外 - 绝世宠妃

意外

皇上来到我的身边,温柔的问道:“宛如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事。” “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以后谁也不许再提,你们也先回去吧。”皇太后说道。 我知道,这件事,对皇太后的打击还是挺大的,还要想着怎么向蒙古亲王交代。 “那皇额娘,我们就先回去了。”皇上回道。 刚走出乾清宫,佟妃便走过来对我说道:“皇贵妃,这件事真的是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我对她微笑道:“佟妃这是在说什么话?这一切都是皇后做的,跟我和你都没有任何关系,你没必要跟我道歉。” “皇贵妃说的是,奴才跟皇后一向很少接触,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害奴才。” “她哪是害你,她是想要对我下手,但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正好你待产,加上之前又发生了那些事,这不正是她下手的好时机吗?” 但是皇后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不仅没有伤害到我,反而害了自己。我还真替她感到惋惜。 “不过不管怎样,都是因为奴才才差点害了皇贵妃,皇贵妃不怪罪奴才,奴才真的很高兴!” 见她满脸笑意,我只是简单的说了句:“什么也别说了,你的身子不适合在外面待太久,还是早些回景仁宫吧。” “是!”说着,转身对皇上行礼道:“奴才告退!” 皇上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见佟妃走远了,皇上来到我身边说道:“我们也回去吧。” “嗯。”我们便相谐离去。 皇后的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不知道皇上跟皇太后是怎样跟蒙古亲王交代的,我没有去问,我也不想问。 我现在只想为我自己而活。我发现在这里,除了旗儿,我再也没有其他真心的朋友。 我跟后宫的妃子没有办法在一起交谈,我感觉我跟佟妃的关系不再像以前那样,总觉得我们之间似乎隔了一道走不进的墙。 我也说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只是不能向以前那样交付真心。有的时候,我甚至会感觉到她对我似乎也不向以前那样热情了。 除了请安外,也不会主动来承乾宫找我。还有,我总觉得阿吉娜最近经常不在,觉得怪怪的。当我问她的时候,她却总是说去干其它的活去了。 见她似乎不想说,我也没有多问。 我忽然发现好久没有弹钢琴了,我来到钢琴前坐了下来。当双手覆上钢琴的时候,似乎有一种怀念的感觉。 想起以前在家的时候,刚开始学钢琴那会儿,应该是国中吧。经过连续一个礼拜的努力,我终于可以完完整整的弹奏出一曲完美的曲子。 我兴冲冲的跑回家,立刻拉着哥哥的手嚷着要弹给他听。 那个时候,哥哥总是会宠溺的揉揉我的我的头发,温柔的说道:“好啊,我也想检验一下小宛这一个礼拜的成果呢。” 我兴高采烈的跑到钢琴前坐了下来,轻轻的打开琴盖,迫不及待的弹了起来。 那是我第一次在哥哥面前弹琴,我显得非常的兴奋。 会想起以前的种种,我真的不知道世间为什么会如此的莫名其妙。我到底是来这里干什么的? 我脑子里不断的回想起以前一家人和乐融融的生活在一起。我永远是家里的最疼爱的小女儿。不管是爸爸妈妈,还是哥哥,永远都是把我看在第一位,我也是从小是在他们的羽翼下长大的。 从来都不曾受过任何委屈,因为我想要的,他们都会尽全力的满足我,所以我一直很幸福。 现在离开他们这么久了,我真的不敢去想他们现在的情况到底是怎样?他们到底好不好? 一曲完毕,我还沉思在自己的思绪里,久久不能回神。 “真美!” 我朝门口望去,意外的看到建宁公主!我有些惊奇,起身走了过去。 “公主来了怎么也没有通知一声呢?” “我只是经过这里,听见了里面传出如此美妙的声音,就顺着声音进来了,打扰到你了吗?”她说话淡淡的,看不清她的内心。 “公主在说什么话?公主能来我这里我很高兴呢,怎么会觉得打扰呢?不要站着了,快进来坐。”我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让她坐着,替她倒了杯茶,我也跟着坐了下来。 “我们见过吗?”她轻声的问道。 我微笑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见过两次呢,公主忘了吗?” 见她想了想,再次看向我,我知道她似乎还没有想起来,便说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皇上的寿辰上,第二次见面是在荷花池畔,想想两次见面都很匆匆呢。” “是吗?我似乎有些映象了。” 我微笑的说道:“是啊,所以今天公主突然出现在我这里,我才会觉得意外啊。” 听皇上说,上次去找她的时候,建宁公主始终不肯见他,我一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刚才弹的是什么?”她突然问道。 “哦,是钢琴,当初汤若望大人送给我的。” “钢琴?我怎么没听过?” “钢琴是源自西洋古典音乐中的一种键盘乐器,它的声音会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是不是很动听?” 见她点了点头,我也开心的笑了。 “我能在听听吗?你刚才弹得很好听。”她望着我说道。 “公主喜欢刚才的曲子吗?” 她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我没有拒绝,很高兴的答应了。 我起身来到钢琴前坐了下来,再次弹起了《梁祝》。 我微笑的看向她坐的位置,她正静静的听着。我的目光再次回到键盘上,一心一意的弹了起来。 一曲完毕,我看见建宁公主似乎还没有回过神。 “拍拍拍” 我听见了门口的掌声,向前看去,原来是皇上。 我起身走了过去,问道:“你怎么来了?” 建宁公主回过头一看是皇上,刚才轻松的表情立刻变得冷漠了起来。 “建宁?”皇上立刻走了过去,想要靠近她。但是很快便被建宁避开了,双腿微倾道: “皇妹叩见皇兄!”语气很疏远。 “建宁,你一定要这样吗?”我看到了皇上痛苦的表情,我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能说些什么。 建宁缓缓地起身,说道:“皇妹不知皇兄会来这里,还请皇兄见谅,建宁先告退了。”

上一篇   皇后的结局

下一篇   启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