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堂 - 绝世宠妃

公堂

“是不是累了?”一回到客栈,我就直接上了楼。 皇上走上前,关心道。 “有一点。”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关系,没有玩到多久,就觉得有些累。 “那就休息一下,我去叫小二准备点吃的。” “嗯。” 说着,皇上便转身走了出去。当他出去之后,我一想到今天遇到的事,总觉得那个叫韩爷的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而那个叫董小宛的女子,会不会再次被他们给抓回去? 她应该会离开这里吧,我是这么想的。 就在这时,我听见了外面似乎有些吵闹声,便走出去一看究竟。就见一群人闯进了客栈,带头的人正是今天在街上遇到的那个人。正在客栈用饭的人,见到进来的人也都一哄而散。 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见皇上依然临危不乱的站在他们面前。我不禁有些担心。 这时,从外面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 今天闹事的那个大汉立刻上前恭恭敬敬的说道“韩爷,今天就是这个小子坏了我的事,把那女人给救了!” 那个被叫做韩爷的中年男人,盯着皇上瞧了瞧,回头对那个大汉吼道:“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搞不定,还要你干什么?” “韩爷饶命啊,是这个小子太,小的们实在不是他的对手”大汉吓得直打罗嗦。 “哼!回去再找你算账!”说着,回头对皇上说道:“小子,你居然敢管老子的事?活的不耐烦了吗?” “你就是韩爷?”皇上问道。 “正是,你把董小宛藏到哪里去了?”韩爷一副欠揍的模样,看着真是不舒服。 “你强抢民女,我还没去找你呢,你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什么强抢民女,是她老子把她卖给我的!”韩爷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一点也不把皇上放在眼里。 “不管是怎样,这件事既然被我遇到了,我就不得不管!” “嘿!小子,你口气倒不小,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管你是谁!” “我告诉你,我可是曹知县的亲表哥,得罪了我,你应该知道你会有什么下场!” “听你这么说,你在这横行霸道似乎不是一两天了,你那个表哥居然任你为所欲为!” “那又怎样,那是老子的事,你最好不要不识好歹。” “如果我偏要呢?”皇上的语气变得冷硬起来。 “来人吶,给这个给我抓起来!”韩爷退后一步,后面的人立刻奔上来。皇上立刻跟他们叫起了手来。 我知道以皇上的身手,这些人是伤害不到他的。只是静静的看着下面。 一会儿,那些人都摔在地上。客栈里的桌子凳子也都散的到处都是。 皇上上前一步,说道:“带我去见你们曹知县!” 韩爷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吞吞吐吐的说道:“你你你,你是,是什么人?” “你还不配知道,我再说一遍,带我去见曹知县!” 见皇上跟那些人走了出去,我也跟着下了楼,跟了上去。 当皇上被带到县衙的公堂的时候,曹知县打着呵欠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拍惊堂木,说道:“堂下何人,居然敢扰了本知县的好梦,该当何罪?” 我站在堂外看着里面,怎么会有这样的知县,难道他从来都不为百姓申冤做主吗?他这个知县到底是怎么来的。 我向旁边站着的一位老人家问道:“请问这位老伯,这个曹知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有那个叫韩爷的,既然韩爷是曹知县的表哥,韩爷的所作所为,曹知县难道就不管吗?” “看来姑娘你是外地人啊。” 我点了点头,老人家叹了口气,说道:“这个曹知县平常只知道作威作福,老是拿他的官威来欺负咋们老百姓,那个韩爷仗着曹知县,见了漂亮的姑娘就想抢去,唉!家里都有十几个小妾了,还不肯放过那些姑娘!” “难道就没有一人管得了吗?” “管?谁管?自从三年前杨大人被害之后,曹知县上任,我们老百姓就没有一天过过好日子!” “姑娘有所不知。”这时,一位中年大叔说道:“曹知县跟他表哥在这一代横行霸道不是一两天了,去年因为有位姑娘宁死不从韩爷,咬舌自尽,韩爷这还不放过,还将已经死去的姑娘的玷污了,那位姑娘的家人知道后,告到了曹知县这里,曹知县却说他们污蔑韩爷,吃了好一顿苦呢!” “是啊,这事当时可是轰动了好一时呢,但是又有谁有那个胆去申冤呢!” 听着大家的说法,让我真的好震惊!虽然我知道韩爷不是个好人,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个变态。 “老百姓都是有冤无处申吶!” 看着大家痛苦的表情,我也为那些受害人感到心痛。

上一篇   只是路见不平

下一篇   百姓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