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福临(10) - 绝世宠妃

番外——福临(10)

“只要你赶快好起来,我立刻带你去!” “皇上,你明白的……” “宛如……” 我抵着她的头,不想让她知道我此刻有多心痛。 “皇上……宛如心里,一直有着一个秘密……一个皇上不知道的秘密……” 当她对我说,她不是董鄂宛如的时候,我并没有在意,我什么都不在乎。我爱的不是董鄂宛如,我爱的是她这个人,这个真正在我身边的人。所以,我什么都不在乎。 “不要说话了……” 感觉到她越来越冰凉的手,就连身体也渐渐地变凉,我忽然感到好害怕,恨不得将我自己的体温传给她。 “皇上不是说过……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皇上忘了吗……” 我没有忘,我怎么会忘。因此,我才更加心痛。 “我希望,皇上能……好好地……为我活下去……” 当她的手无力的滑落后,当她的身体在我的怀里彻底变冷,我依然不能接受。 久久,我依然不肯放手,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会就这样离开我,我不能接受。 紧紧的抱着她的身体,可是再也没有醒来过……只要一闭上眼,我就能看到她站在梅花下面对我微笑,我会回她一抹微笑。 看着紧闭的双眼,没有了以往的色彩。眼看着她在我怀里渐渐地失去温度,我却无能为力。 我身为一国之君又能怎样?万人之上又能怎样?决定所有人生死又能怎样?到最后,连自己心爱的人都留不住,这算什么? 似乎这世间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没有她的存在,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所有人的话,我一句也听不进去。望着墙壁上的画像,眼泪再一次无声无息的滑落。这次是彻底的离开了吗? 就算我用尽所有的努力,到最后,还是没能留住你……是否如你说的,你现在回到了属于你的时代。你真能狠下心?你真能狠心丢下我? 我们在一起的誓言,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你都忍心抛下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们说过的,都不会离开对方?为什么你要食言? 我大步的走上前去,愤怒的将画扯下,立刻将她撕烂! 瞬间,无力的跪在地上……踏进承乾宫,看到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在低着头哭泣。 我缓缓地走了过去,对着所有的人说道:“传朕旨意,在景山建水陆道场,朕要为皇贵妃大办丧事!” 这天,似乎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下起了雨来。 我没有理会皇额娘的反对,执意将宫中的三十名太监宫女刺死陪葬。 我觉得这些远远不够,无论我怎么做,都换不回她再次回到我身边。 “传朕旨意,令全国服丧,官员一月,百姓三日!如有不从,杀无赦!” “喳!” 小桂子匆匆忙忙的跑了下去,我回过头看着眼前的一切。虽然一百零八名僧人诵经。整天铙钹喧天,烧纸施食,香烟燎绕,纸灰飞扬,经声不断。但我觉得还远远不够。 她离开我,已经是事实。 我将自己关在御书房,谁也不见。可如今,一抬头,再也看不见那个日思夜想的人。 望着空空如也的墙壁,我能怪谁吗?是我自己将它诶毁了。 期间,皇额娘不止一次来这里,但我都没有见。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谁也不想见。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你就不能像一个人一样活着吗?” “你这是在干什么?你以为你这样,她就会活过来吗?你把你自己搞成这样,是做给谁看?” 我只是淡淡的说道:“失去宛如,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没有她在我身边,我就仿佛失去了一切,我没有办法忘记她,因为,她已经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里。 “那么国家呢?天下呢?先皇交给你的天下,你就不管不顾吗?” “你要清楚,你是皇上,不是一个普通人,不能什么都只考虑自己!” “皇额娘难道还不明白吗?就是因为我的皇帝身份,才造就了我跟宛如的悲惨结局!” 见皇额娘没再说话,我继续说道:“我情愿自己是普通的老百姓,也好过生在帝王家!” “你没得选择,这是你生下来就注定的!” 我冷笑一声,是啊,没有人选择自己的出生,但我就一定得接受吗? 见皇额娘没有做声,我将守在外面的小桂子叫了进来,说道:“传朕旨意,皇贵妃董鄂氏佐理内政有年,淑德彰闻,宫闱式化。倏尔薨逝,予心深为痛悼,宜追封为皇后,以示褒崇。’特用追封,加之谥号,‘孝献庄和至德宣仁温惠端敬皇后’。命礼部加以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