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什么神经 - 绝世宠妃

发什么神经

叶威没有看见她,而是绕到后座,替欧臣逸打开车门。 欧臣逸没想到一下车居然会看到她,眼里闪过短暂的诧异。 “欧臣逸……” 董宛如见到他一时有些激动,上前两步叫他。 “是你,你怎么在这?”他恢复平静的语气,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我找你有事。” 他看她的眼神好陌生,好冷漠,董宛如一阵心痛。不过她还是忍了下来,因为今天来找他是有别的事。 “我很忙!”说完便越过她往里走去,叶威也跟了上去。 董宛如见状,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赶紧叫道:“等一下,欧臣逸……” 欧臣逸回过头,还是第一次有人连名带姓的叫他。 皱起眉,说道:“你还有什么事?” 董宛如见状,立刻说道:“我真的找你有事,很重要的事,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的。” 见她用充满希望的眼神望着他,他竟拒绝不了。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继续朝里走去。 他这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董宛如一时愣在了那里。 见她没有跟上来,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不是有事吗?” “呃,是……”立刻跟了上去。 来到他的办公室,叫叶威出去,然后把门关上。 他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她,问道:“找我什么事?” 她走上前,说道:“听说,你要收购浪波湾……”欧臣逸回过头。 用着严肃的眼神盯着她,问道:“你到底是谁?” 董宛如不想隐瞒,当然也觉得没有必要隐瞒,于是便实话告诉了他。 “我叫董宛如,董明轩是我哥哥。”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冷静的开口道:“你是为了董氏来的?” 她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是为了沐升来的。” “沐升?” “是,可不可以请你放弃浪波湾?” 盯着她认真地眼神,他半天没有说话。他继续说道:“我知道我突然这样说,你会觉得很好笑,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 “我们很熟吗?”他嘲讽道。 董宛如心痛的低下头,再次抬起投来时,已换上了一脸的平静。 “欧臣逸,我知道我今天来找你是太突然了,我们也不过前后才见了几次面,我也知道,你之所以收购浪波湾也是为了对付董氏。但是,我今天来只是为了帮一个朋友的忙。” 欧臣逸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良久,才说道:“你应该知道,凡是我欧臣逸所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 这次换她没有说话,短暂的沉默,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已经表明立场了,不是吗? “你真的不肯帮忙吗?”她还是不想就这么算了,如果他还是说不可能的话,那么她又该怎么说? “我以为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董小姐还没有听清楚吗?” 看进他眼里,如今感觉到的只有冷漠。 轻声的说道:“我知道了……” 说完,缓缓地转身。他变了,真的变了。变得让她感觉好陌生…… 其实来这里之前,不是就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吗?为什么当面听到时,还是会觉得心痛。 一直忍住没有让眼泪掉下来,至少现在,她不会再轻易哭泣了。 就在她即将要走出办公室门的时候,他的声音在后方响起。 “做我的女人!” 董宛如顿时僵住。是她听错了吗?满脸震惊的转过身,看到的是他冷漠的眼神。 “你……说什么?” 一定是她听错了,她是这样觉得。 “做我的女人!” 他再次说道。当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他自己也感到震惊,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 当看到她快要消失在门口时,他想也没想的便脱口而出。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当他再次说出口的时候,却觉得这没什么不好。 董宛如依然没有反应过来,就那样站在门口。欧臣逸走到她跟前,盯着她的眼睛,说道:“这样,或许我会考虑你说的话。” 望着她好久,震惊过后,低下头,轻声说道:“好……” 眼眶的泪水,她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滴在地板上。虽然是低着头,但是他还是看到了。他的心,又一阵莫名的疼痛。 自从答应了那天他的要求后,她们见面的次数就多了起来。他会主动给她打电话,他们会在一起吃饭。但是,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从来不会对他笑。每次说话时,他的语气还是像以往一样冷漠。 不过,她不在乎。当时答应他的时候,一是为了沐凉,还有就是为了自己。 尽管他现在不记得自己,但是,她会让他从新想起来的,相信不会多久。 其实,像现在这样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吃饭,她就觉得很开心,很幸福了。 他放下餐具,说道:“你一会儿去哪儿?” “我下午跟欧阳大哥约好,去看望欧阳伯伯……” “不许去!”他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她一阵错愕,不解的望着他。 他起身拿起椅背上的外套,说道:“跟我去公司!” 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董宛如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变脸就变脸了,赶紧跟上去。 见他在总台买单后,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径自走了出去。 “欧臣逸……”她快速跟上了他的脚步。他没有理会她,绕过车前,坐了上去。 她也打开车门坐在了他的身边,看到他一脸的冷然,她终于忍不住问道:“欧臣逸,你到底怎么回事?” 没有理会她径自开着车,车里的气氛很沉重,也让董宛如不明白。 回到欧氏,将车停下,他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便下车了。 董宛如也立刻下车,见他就要进门时,她赶紧跟了上去。 电梯里,一阵沉默。当电梯门开的时候,跟着他回到了他的办公室。 “欧臣逸,你发什么神经啊?”她忍不住有些火大。她哪里得罪他了,干嘛摆一副臭脸给她看? 将外套丢进沙发,然后转身对她说道:“以后在我的面前,不许再提其他任何男人的名字!” 欧阳辰?就是那个上次在机场碰到的那个男人吗?他还记得当初他们在一起时,有多甜蜜。 一想到这里,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所以,一路上都不想开口跟她说话。 董宛如依然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样。虽然他平时都不怎么对她和颜悦色,但是也从来没有这样突然不理她,还对她凶。 欧臣逸只要每次一想到他们当初在机场的样子,他心里就很不高兴。 他叫叶威去查了那个人的身份,才知道,他是刚从美国回来的职业医师,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有些名气。 欧阳家,是世代的医生世家。而欧阳辰这次回来,也是接替欧阳亦得。 他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但是他很不喜欢他们两个在一起,更不喜欢他对她笑得那么灿烂,那么真实。 “欧臣逸,你真是莫名其妙!” 董宛如气愤极了,转过身准备离开。 后面响起欧臣逸的低吼声:“董宛如,你站住!” 董宛如没有理会他,正准备打开门走出去。突然一道力量将她给拉回去。听见“碰”的一声,她被抵在门后。 而他,就近在咫尺。她可以明显的感觉出他的呼吸。 望着他的眼睛,看到的是他的愤怒,她不解。 “欧臣逸,你干什么?”她惊恐。 他的两只手撑在她两边的墙上,将她固定在他怀里。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见他,是吗?”他隐忍着即将爆发的怒气。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放开我!” 而看在欧臣逸的眼里,他只认为她是不想跟他在一起。 心里的愤怒瞬间爆发开来,低下头,攫住她的唇。像是发了疯的吻着她,不带一点温柔。他的舌撬开她的唇齿,恣意窜了进去。 董宛如被他这突如而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直觉性的低着他的胸膛,想要推开她。 “唔……” 感受到了她的抗拒,欧臣逸吻得更加气愤。吻越来越变本加厉,即使但觉到到了一丝血腥味,他依然没有放过。 他的一只手顺势来到她的前面,从她耳后一路往下…… 被他如此粗鲁的动作弄的有些疼痛,痛苦的皱起眉头,想要推开他。 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还是推不开她丝毫。董宛如好气愤,好生气。 而欧臣逸早被气愤冲昏了头脑,根本就不顾她的挣扎。 他大手一伸,扣住她的双腕,不给她任何逃脱机会。 “欧臣……逸……” 她想要说话,想要叫他放开她。可是他不但没有,反而更加变本加厉。 “唔……”拼命的摇头,他的吻一路来到下巴、颈项、一路朝下而去。很快,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 感觉到她放弃了挣扎,却听到一声轻微的抽泣声。他的身子一僵,停止了接下来的动作。 抬起头,两行眼泪刺痛了他的心。 董宛如放弃了挣扎,衣衫凌乱的她,此刻显得如此的狼狈。 气氛陷入了沉默,她的眼泪,仿佛在斥控他刚才的行为有多残忍。 默默地拉上她的衬衣,替她扣上扣子,什么话也没有说。

上一篇   找他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