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臣逸,你是这样的人吗? - 绝世宠妃

欧臣逸,你是这样的人吗?

转过身,心里有些生气,气的不是她,而是自己。 气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当看到她的眼泪时,才彻底清醒了过来。该死,他到底在做什么? 良久,听见她幽幽的说道:“欧臣逸,你是这样的人吗……” 他的心,仿佛被狠狠地刺了一下,没有回答。 听见她离去的脚步,他忍住没有回头。手却不自觉的握紧。 董宛如从欧氏出来后,眼眶中蓄满了泪水,却倔强的不让它掉下来。 这时,手机响起,可是响了好一会儿,她才听见。按下接听键。 “喂……” 欧臣逸站在落地窗前,这样可以直接看到她的身影。 虽然刚才很想叫住她,可是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主似的,怎么也开不了口。 他知道自己刚才不该那样的,可是当他听到她提起那个人的时候,他就控制不住的很生气。 董宛如…… 一辆白色MKT林肯停在路边,从里面走出一个男人。他知道他,他就是上次在机场见到的那个人,欧阳辰! 欧阳辰打开车门走了下来,看到她恍恍惚惚的站在那里,赶紧走上前来。 “丫头,怎么了?你怎么在这?不是说好在老地方等我,我来接你吗?” 董宛如面无表情,什么也没有说,这更是让欧阳辰担心。 “丫头,发生什么事了?” 董宛如抬起头望着他,心里的委屈难过一下子找到了发泄。顿时扑进他怀里! “欧阳大哥……” 欧阳辰被她这突如而来的举动下了一跳,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手缓缓地搂住她的背,温柔的问道:“怎么了?怎么哭了?” 董宛如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抱着他哭得一塌糊涂。 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欧阳辰也不好多问什么。安慰了几句,然后便带着她上了车。 坐在车里,欧阳辰始终不放心,问道:“丫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董宛如两手紧紧地拽着安全带,不发一语。 欧阳辰见状,没再问什么。车子一路驶向前去。 “丫头,下车吧!” 董宛如调整好自己的心情,然后对欧阳辰微微一笑。欧阳辰先一步走下车,然后绕过前面,替她打开车门。 “走吧。” “嗯。” 或许是了解她有心事,所以他什么也不问。董宛如也很谢谢他的理解。 欧臣逸拨通了秘书室的电话,那边响起了殷秘书的声音。 “殷秘书,你进来一下。” 还是以往的语气,只不过现在却多了一丝隐忍的愤怒。 不一会儿,殷秘书便敲门走了进来。 “总裁,有什么事?” 欧臣逸从办公桌上扔给他一份资料,说道:“就按照这个上面去实施,我不希望有任何意外!” 殷秘书上前拿过桌上的文件,翻开看了看。有丝不确定的问道:“总裁真的要这么做吗?”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发现他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殷秘书乖乖的闭嘴,点头便出去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欧臣逸那张死人一样的脸。 好几天了,董宛如没有再去见欧臣逸。而欧臣逸也没有再给她打电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董宛如到现在都还很难过。中午接到了沐凉的电话,约在了上次见面的那间咖啡厅。 以为沐凉找她有什么事,于是很快便来到约定的地方。 看到沐凉已经做在那里,董宛如赶紧走了过去。 “沐凉……” 沐凉抬起头来,眼里透着一丝不谅解。董宛如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见沐凉开口。 “小宛,你为什么要这样?” “沐凉,怎么了?”董宛如还是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出什么事了吗? “你答应过我的,会帮我,可是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沐凉甩给她一本像是合同之类的东西。董宛如疑惑的拿起来,当看到上面的内容的时候,她感到好震惊! “这……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相信,为什么?当初他不是答应过她了吗?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为什么?我还想问你呢,你答应过我,说会帮我的,可是为什么还会这样?” “不,沐凉,我……”董宛如想要解释清楚,可是一时着急,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不要说了!”沐凉激动道。 “如果你不想帮我你就直接说,何必耍我?” “不是的,沐凉,你听我说……”见她这样生气,董宛如也好着急,想要解释清楚。可是,她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够了!董宛如,我算是看透你了!” 说完,起身头也不回的便离开了。 “沐凉……” 董宛如赶紧追了上去,可是当她跑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坐上了车离开了。 “沐凉……” 看到车子渐渐地远去,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是已经答应过她了吗?为什么不守信。 拦下一辆出租车,很快便来到欧氏。下车后,直接冲了进去。 来到总台,她直接说道:“我是董宛如,我找欧臣逸!” 总台小姐被她这样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一时愣在了那里。乖乖!这女人竟敢直呼总裁的名字,胆子可真大。 “我找欧臣逸!”见总台小姐没有回答,她再次说道。 “呃,请问小姐有预约吗?”总算是反应过来了,这时,她才想起,这个女人她见过。 不就是上次跟总裁一起进公司的那个女人吗?她跟总裁是什么关系? “没有,我现在就要见他!” “那实在对不起,小姐,总裁很忙,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能见。” 虽然话说的很委婉,但是董宛如还是听得出来,她语气里的轻蔑。 不过她不会介意,不管怎么样,她今天,一定要见到他。她要当面问他,为什么不守信! “那如果,我非要见呢?” “那对不起小姐,我们只有叫保全了!” 呵!真是好笑。欧臣逸,你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这时,总台的电话响起。 “您好,欧氏总台,请问找谁?” 见总台小姐讶异的望了她一眼,然后对电话那边恭敬的说道:“是,知道了……” 说完挂上电话,立刻朝她扬起一抹甜美的笑容。简直跟刚才判若两人。 “对不起小姐,您可以上去了。” 不过董宛如也不会介意,因为她现在只想立刻见到欧臣逸。 于是没再多说,直接朝电梯走去。来到位于二十楼的总裁办公室,没有敲门,直接走了进去。 欧臣逸正在跟殷秘书交谈着什么,见她突然闯了进来。然后对殷秘书说道:“好了,就按我刚才说的去做,你先出去!” “是!” 殷秘书收拾好资料,便出去了。 董宛如走上前来,直接问道:“欧臣逸,你为什么这么做?” 欧臣逸靠向椅背,盯着她,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我怎么了?” 董宛如气结,他这是明知故问吗? “你当初答应过我,放弃浪波湾,为什么现在还是将它收购了?” 两手一摊,说道:“我有这么说过吗?” “难道你想反悔吗?” 欧臣逸起身,来到她面前,不带一丝感情,说道:“我只说过,只要你做我的女人,我会考虑,什么是考虑,董小姐不明白吗?” “你……”董宛如气愤的望着他,真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 “你到底想怎么样?”她咬牙切齿。 “我没有想怎么样,当初我已经跟沐升的总经理说过,想要浪波湾,那就公平竞争!” 为什么?为什么他回变成这样?他还是她爱的那个他吗?现在,她竟然有些怀疑。 走到一边的沙发坐了下来,用夹子将泡在水里的茶杯夹起,然后自顾自的泡起了茶来。 见他根本没有把她的话当做一回事,董宛如知道,她再多说什么,也没有用。 “你真的已经决定这么做了吗?” “你已经看到了,不是吗?”他头也不抬。 将泡好的茶端起,在鼻前嗅了嗅。董宛如没再说什么,径自朝外走去。 后面响起了他的声音。 “董小姐不再坐一会儿吗?” 董宛如只是稍带停顿了一下,一句话也没有说。当她就要走出门的时候,他的声音再次响起。 “如果董小姐不想看到董氏陷入危机,那么不妨就从这里走出去。” 他的语气淡淡的,而听到董宛如的耳里,简直就是恶魔。 转过身:“你什么意思?” “你可以看看这个再决定!” 接过他手上的文件袋,打开一看,却让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怎么样?还要不要出去!”他的声音缓缓地响起。 董宛如惊愕的抬起头,有些不敢相信。 “你为什么这么做?” 再次来到她面前,欺近她,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眼泪再次溢满双眸,他可以忽视她。转过身,残忍的说道:“你可以说不,不过若是你下次再来找我,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眼泪瞬间滑落脸颊,她赶紧擦掉。 “欧臣逸,我恨你……”说完,头也不回的,便走了出去。 良久,他转过身,早已没有她的身影。嘴角露出残酷的笑容。 董宛如迅速地来到董氏,直接进电梯来到董明轩的办公室。 推开门:“哥……”

上一篇   发什么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