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了 - 绝世宠妃

决定了

董宛如在书房外由犹豫了好久,还是忍不住敲门走了进去。 “哥……” 董明轩正在埋头公干,董宛如走上前,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怎么了?”董明轩头也没抬的说道。 “哥,想到办法了吗?” 敲着键盘,说道:“事情会比较棘手,明天我会去美国出差一趟,可能要一个礼拜之后才会回来。” “这么久?”董宛如有些惊讶。 “这次我必须亲自去一趟,才有办法解决这次的事。” 董宛如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如果这件事不是因为自己的一时之气,那么也就不会这样了。如果当初答应欧臣逸,那么哥哥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她要不要去找欧臣逸,如果不去的话,她怕董氏真的会很麻烦。 那天他拿给她一份资料,她打开一看,才发现,上面居然是董氏的一些土地重要信息。 而且,还有另外的一份资料,就是董氏前段时间收购的一块土地。他之前听哥哥提起过,那块地是当初爸爸一直想要拿到手的,想要建一个度假村。 可是一直没有成功,后来哥哥总算是将那块地成功的拿到手了。所以才因此故意放弃了浪波湾,来分散欧氏的注意力。 可是没有想到,欧臣逸早就知道了。 如果,欧臣逸真的按资料上的那么做的话,她担心…… 发现董宛如一下子沉默了下来,董明轩抬起头来。 见她一脸的苦闷,说道:“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跟欧臣逸有任何瓜葛!” 见哥哥一脸严肃,董宛如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知道了……” 虽然这样说,可是,她的心里还是好但心。 如果这次哥哥去美国,没有解决这件事的话,那么该怎么办?还能再拖下去吗? “好了,时间不早了,回房休息去吧。” “嗯。”顺从的点了点头,便转身出去了。 带上房门,缓缓地靠在门边,此时她的心里,异常纠结。 第二天,董明轩一早的飞机。 董宛如来到公司后,发现陈然正在整理什么资料,走上前去,好奇的问道:“陈秘书,你没跟我哥一起走吗?” 陈然转过身,微笑的说道:“这是总经理自己的意思!” “为什么?”董宛如不明白,陈然一直是哥哥的左右手,每次见客户的时候,都会带上陈然。这次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却要一个人。 陈然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 董宛如没再说什么,陈然也继续整理刚刚没有整理完的资料。 现在公司陷入这么大的危机,所有的一切,都是哥哥一个人在处理。 这时,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忙拿出,按下接听键。 “喂?” “小宛,现在有空吗?”那边传来凌薇的声音。 “凌薇姐?” “小宛,有空一起喝杯咖啡吗?” 来到约好的咖啡馆,董宛如在凌薇的对面坐了下来。 “凌薇姐?” “要喝点什么?”招来了服务员。 “给我一杯拿铁就行了。” 当服务员走开后,凌薇朝她微笑道:“小宛,不好意思,一直都没有空来看你,你不会介意吧。” 董宛如摇了摇头,说道:“不会,对了凌薇姐,你找我有事吗?” “明轩这几天怎么样?还好吗?” 董宛如轻声的说道:“公司出了一些事,哥哥去美国出差了,可能要一个礼拜才会回来。” 没有注意凌薇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继续说道:“哥哥这几天每天都忙到很晚。” 而凌薇讶异的是,他出国,她都不知道,他居然没有告诉她一声。难道真的很忙吗? 她不会怪他,毕竟公司现在陷入了困境。 “小宛,你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凌薇换上一抹淡然的笑容。 “嗯,早就没事了。” “那就好。” “凌薇姐,最近怎么都不来家里玩?” 凌薇笑了笑,说道:“我也要上班啊,最近跟朋友一起开了一间杂志社,有很多事情要忙,有空我会去的。” 跟董宛如道别后,凌薇一个人漫步在街上。心里有一股难受的感觉。 难怪今早打他电话关机,原来他出国了。居然没有告诉她,想到这里,一阵难过。 她知道他最近很忙,所以不会怪他,可是心里那股惆怅,怎么也挥不掉。 董宛如回到公司,心里一直不能平静。 不知道哥哥在美国怎么样了,她要不要去找欧臣逸? 过去了四天,美国那边没有一点消息,董宛如更是心急不已。哥哥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她也更加着急。 欧臣逸开完会之后,回到办公室,心情异常烦躁。看来他是低估了董明轩的能力。 刚坐下,内部电话便响了起来,他按下了接听键,那边传来殷秘书的声音。 “总裁,董小姐来了,要见您!”他还以为是他听错了,想到刚才在会议上提到的内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让她进来。” “是!” 收起线,陷入了沉思。 一会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他沉声道:“进来!” 董宛如推门走了进来,见她面无表情。欧臣逸靠向椅背,轻松地说道:“董小姐今天来,有何贵干?” 望着他,良久,她说道:“我答应你!”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嘲讽的说道:“董小姐忘了我上次说过的话了吗?” 董宛如深吸一口气,说道:“你想怎么样?” 他脸上依然是一副淡然的表情,扬起一抹迷人的笑,缓缓地道出:“董小姐认为呢?” “我不想跟你玩猜谜游戏。” 欧臣逸站起身,走到他身边,执起她的下巴,看到她眼里的清澈。心里有瞬间的疼痛,他很快将这种感觉抹去。 然后,缓缓地道出:“那么,就看董小姐的表现了。” “你想怎么样?”几乎从牙缝里蹦出来,狠狠地瞪着他。 他失笑,道:“你放心,我不会要你怎么样的。” 为什么总感觉心里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让她冷不防的打了一个颤。 他放开她,从新回到办公桌前坐了下来,盯着她,道:“今晚一起吃饭吧!” 董宛如没有回答,见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档案,然后说道:“我现在很忙,你可以离开了。晚上我会打电话给你。” 她还想说什么,可是见他似乎不想再理她,只好作罢。再次看了看他,便转身出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欧臣逸抬起头来,脸上一脸平静。 心里忽然有股胆怯的感觉,想到哥哥在走之前跟她说的话,她更加觉得对不起哥哥。 她不能否认,她心里还是爱着他的,始终忘不了。 尽管欧臣逸现在不认得她,但是她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想起来的。

上一篇   回忆

下一篇   不允许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