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允许后悔 - 绝世宠妃

不允许后悔

晚上,接到了欧臣逸的电话,董宛如如约来到了丽晶。跟总台小姐沟通后,来到1202房间门外。 刚想敲门,可是她犹豫了。手停在半空,不知道该敲下去还是该放下。她不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事,现在竟然感到有些害怕。 还有后悔的机会吗?缓缓地放下手,要不要进去?这是她现在唯一考虑的事情。 如果进去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是她无法预料的。如果不进去的话,哥哥现在一直没有消息。 正当她犹豫不定的时候,这个时候,门开了。 抬起头,看到他就站在她面前,一时竟开不了口。 “你打算一直就这样站在外面吗?”他面无表情的问道。刚刚一直不见她来,他以为她不会来了。心里莫名的产生一股闷气。 正当他准备离去的时候,没想到一开门,就看见她低着头站在门外。心里顿时放开了些。 “我……”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现在就算不想进去也得进去了。 “进来!” 说完,他转身先一步走了进去。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他大方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拿起放在茶几上刚才倒好的红酒,品尝了起来。 她就站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站着,没有靠近的意思。 “你打算一直站着吗?”他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她走了过来,坐在他的对面,看了看他,说道:“欧臣逸,我……” 他用手势制止了她,放下酒杯,靠向沙发,然后盯着她的眼睛。 说道:“我上次说过,如果你拒绝我的话,那么再来找我,可就没有上次那么简单了。” 见她没再说话,他再次说道:“董小姐不会忘了吧,我这个人什么都不好,就是记性好。” 迎向他的目光,说道:“你想怎么样?” 他咧嘴一笑,似乎她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你现在不是我的情人吗?” 董宛如心里一阵刺痛,原来他早就计划好了,就等着她往里跳。 她忍住,没有让眼泪掉下来。深吸一口气,说道:“是!” 尽管他再怎么嘲笑她,她都不在乎。 “情人应该做些什么,你不会不清楚吧?” 看进他眼里,再也没有以前的温柔,没有以前的深情,剩下的,只有冷血!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就是为了上次她拒绝他的代价,不是吗? 哥哥走之前跟她说过,不让她跟欧臣逸见面,可是,她还是来了,不全是为了公司。 她没有说话,直接走到他的身边坐了下来。望着他,他的脸上,还是淡淡的笑容,只是,是没有温度的笑容。 勾住他的脖子,然后靠向他,主动吻上他的唇。 对于她的主动,他的笑容更深了。 她轻轻的吻着,然后,舌头探入他的口中,轻柔的纠缠。 一只手离开他的脖子,来到他衬衫的领口,缓缓地解开他的扣子。 吻离开他的唇,一路来到他的下巴、喉咙、然后胸膛…… 双手一抱,接过主导权。低下头,他疯狂地攫住她的嘴,强迫的她的唇瓣为他开启,让他的舌野蛮的攻入其中,急切的吸允、索求,他深深地吸取她的甜蜜,吞噬她的温柔。 一只手不安分的顺着她的曲线往下游移,炽热的手抚上她的腰,将她按向自己,让她完全契合的贴着他。 被他来势汹汹的情潮下了一跳,想要挣脱,却情不自禁的陷了进去。 “唔……” 占领她美丽的蓓蕾,轻咬、舔逗,留下他贪婪的痕迹。 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衣服早已离开她的身体,被他随意的丢在了地上。 “不要……” 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她有股想要哭得冲动。 他朝她残忍的一笑,说道:“现在才说不要,不觉得太晚了吗?” 顿时,她停止了挣扎。亲眼看到他脱下衣服,当他再度覆上她的身体,她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 他再次封住她的嘴,狂野的揉捻她的唇,恨不得将她吞进肚子里。 而她,只有任他摆布的份,而自己该死的居然不讨厌这种感觉。 “呃……” 她害怕的瞪大眼睛,而他,没有给她一丝挣扎的机会,将自己的欲望一举深深地埋入…… 早上,一缕阳光照射进来。她缓缓地睁开眼睛,身体传来的酸痛感,让她忆起了昨天晚上的一切。 转过头,发现他紧闭的双眼,眼眶忽然感觉热热的。 早知道会这样的,不是吗?她能怪谁吗?这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看了他一眼,起身披上睡睡衣,走进浴室。 当浴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床上的人缓缓地睁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浴室的门。 看着镜中的自己,脖子上几乎全是昨晚他留下的痕迹。照这样的情况来看,恐怕没有一个礼拜是消不掉的了。 接到小美的电话后,董宛如来到晨曦百货。刚到门口,就见小美在向她招手。 小跑步过去:“小美。” “厚,董宛如,你每次都迟到,害我等你这么久!”何美葶气呼呼的抱怨道。 “对不起小美,因为路上实在塞车的厉害,所以来晚了。” “我就再原谅你一次,我们进去吧。” “嗯。” 两人一起朝商场走了进去。 小美说她心情不好,所以要血拼,她也只好陪她一起。 完了之后,又是大包小包,比上次还要多。两人都累了,于是便找了一间咖啡馆坐了下来。 “你今天怎么了?是谁惹你大小姐不高兴了?”她调侃道。每次都是这样,她一个不高兴,受苦的就是她。 说道这个,何美葶就气不打一出来。 “这世上能惹我生气的还有几个?不就是那个猪头主任嘛!” “他罚你什么了?”董宛如无力的问道。 “我不就是那天上午逃课了嘛,然后班主任就把我给告了,再然后,猪头主任竟然让我将那天学的课文抄五十遍,五十遍耶!这还不如直接要了我的命的了。” 见她气得两边连脸颊通红,她失笑。 “小宛,还是你的命好,不用上课,多自由。” 见她一脸羡慕的目光瞧着自己,董宛如只是淡淡的笑笑,说道:“你呀,如果上课认真点,还会这样吗?” “连你也这么说!” “还有谁说过?”她随口一问。 “表姐啊,每次我一回去,她就讲我数落好几遍!” “凌薇姐这是为你好,谁叫你这么不听话!” “好哇,原来你跟他们是一伙的,哼!”气呼呼的转过头去,不理她。 董宛如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她一向都这样,所以,她也见怪不怪了。

上一篇   决定了

下一篇   厚颜无耻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