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的是什么 - 绝世宠妃

想要的是什么

他突然这样说,让凌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惊讶的望着他。 “我们结婚吧!”他再一次说道。他想过了,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早该结婚了。可是一直由于他工作的原因,所以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当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微笑的说道:“明轩,我要的不只是婚姻,你明白吗?” 她更想要的是他能多陪他,如果他认为只要结了婚就什么事都理所当然了,那就错了。 如果结了婚之后,他会更忙,那么她将面对的就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一个家庭了。 望着她好一会儿,叹了口气:“凌薇……” 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说道:“其实你一直都不知道我要的到底是什么?你是不是以为只要结了婚就好了?” “我一直以为是这样,难道不是吗?” 嘲讽的一笑,说道:“看来你是真的不懂我,明轩,我前几天出去一个人想了很多。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完全是为了婚姻,理解和包容更重要。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一直在包容你吗?我知道你的工作忙,所以我理解你,不会在你忙的时候打扰你。” “但是你从来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只想要两个人在一起能够开开心心的,吃饭的时候不想去想其它工作上的事,这样的话,我会觉得很累。” 望着她的背影,董明轩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的,每次跟她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都还会一边用餐一边工作,他以为她会理解,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 “在我生日的时候,我最想要的不是多贵重的礼物,而是你能放下工作,单纯的陪我一天,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回过头,看着他继续说道:“明轩,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有想过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 见他没有说话,她笑了。仿佛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对上他的眼睛,说道:“我们分手吧!” 董明轩的心,在这一刻,颤抖了。 分手?他说分手?不敢相信这是她会说的话。 “我真的累了,我们分手吧……”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拉起沙发上的皮包,便走了出去。当进了电梯后之后,泪水悄然的滑落。 董明轩的身体仿佛被什么定住似的,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怎么也开不了口。 “我们分手吧!” 她的话久久盘绕在他的耳边,他们真的分手了,就这样分手了。 “你有想过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 他一直以为她要的就是稳定的婚姻,不是吗?难道是他错了? 一直以来,他们都好好地,她也没有跟他说过她想要什么,现在却突然跟他说分手。前一刻还好好地,而现在,让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望着她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从董氏出来后,一个人却不知道该去哪。不着痕迹的擦掉眼泪,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四周,这是她自己提出来的,那就不允许自己后悔。 坚强的一笑,再次回头看了看董氏大楼,或许以后都不会再踏进这里了吧,也不会和他有任何关系了。 从上面往下看,看到她坐上了一辆计程车。董明轩的心一阵抽痛。他一直以为,工作的事她能理解,只要他有空,他都会陪他。 可是她说的没错,他永远都是那么忙,永远都没有时间,就连两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都不忘工作。 经她那样一说,他才发现,她每次过生日,他从来都没有好好陪她吃一顿饭,他以为,只要给她最好的礼物,她就会很高兴。 可是现在看来,他似乎真的想错了。就像她所说的,他根本就不知道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记得她之前跟他这样说过:“明轩,你可不可以有的时候给自己放一放假,我们从来都没有一起出去旅游过。” 而他当时是以工作为由,拒绝了。一直以为她是个很知足的女人,每次只要他陪她吃饭,或是她陪她工作,她都会很开心,一脸满足。而现在才发现,自己真的一点也不懂她。 在一起五年了,却在他跟她说结婚的时候,她却跟他说分手。这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 董宛如回到家里已经晚上了,发现爸爸还是像以往一样,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而妈妈则在整理房间。 “爸,我回来了!” 放下手里的皮包,走到厨房,替自己倒了一杯水。 “啊,小宛回来了,怎么样?今天钓了多少鱼?”董天祥放下手里的报纸,一脸微笑的问道。 “嗯,有好多呢,还是欧阳大哥亲自做的红烧鱼。” “是吗?欧阳的厨艺可有见长啊?” “比以前弄的好吃多了呢,对了爸爸,怎么不见哥哥?”董宛如随口问道。 “一回来就进书房了,晚饭都没有吃!”说道这个,董天祥还一脸的疑惑,平时就算再忙,也会吃晚饭的,不知道今晚怎么回事。 “唉,可怜的哥哥!” 董天祥不明白她为何突然这样说,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走过来坐在动天祥身边,一脸无奈的说道:“唉,要不是爸爸你把公司全权交给哥哥管理,哥也不会整天这么忙,你倒好,每天只管看报纸……” 见她这摸样,好像是替明轩感到非常可怜的样子,让他差点笑出声来。 “你个小丫头,你懂什么。” 要不是明轩是真心喜欢工作,他也不会那么早就将公司交给他。不过,明轩真的是个人才,短短几年,就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简直比他还会管理。公司的几位元老,都挺服气的,这样以来,他也就放心了。 “我是不懂,不过爸爸你不觉得哥现在连约会的时间都没有吗?难道你不希望哥早点和凌薇姐结婚?” 董天祥爽朗一笑,说道:“我当然希望,那也要看你哥对小薇的表示啊,他不求婚,人家小薇怎么肯嫁给他?” 董宛如偏着头,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好了,你去书房叫你哥下来吃饭,都这么晚了,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嘛。”说着,再次拿起手里的报纸看了起来。 “我这就去!” 董宛如立刻跑到楼上,站在书房门外敲了敲门,然后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哥?”发现董明轩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坐在电脑边工作,而是一个人站在窗户边望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她。董宛如走了过去,望着他:“哥,你在想什么?” 董明轩回过头,问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有敲门啊,是你想的太入神,没听见。”

上一篇   我们结婚吧

下一篇   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