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初见 - 绝世宠妃

第195章 初见

欧阳辰想了想,说道:“她是有心要躲我,就算再这样找到明天早上,也不可能找到。” 但是他不明白的是,她为什么要躲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找她,可是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却见到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逃跑。这让欧阳辰感到困扰极了。 “是啊,要不我们先回去,明天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见欧阳辰像是在想什么事,董宛如再次说道:“欧阳大哥,你先暂时住我那里吧,等找到玉琪再做打算。” 欧阳辰回头看了看她,现在似乎也只有这样了。点了点头,便跟董宛如回到了她的住处。 从客房出来后,手里一条大毛巾,对站在窗边的欧阳辰说道:“欧阳大哥,我帮你整理了一间客房,我这里没有你换洗的衣物,所以你只好先将就着你自己的衣服穿,明天我再去帮你买。” 欧阳辰回过头,对她微微一笑,说道:“没事,我没那么讲究。” 将手里的大毛巾递给他,说道:“你先去洗澡吧,早点休息。” 接过董宛如手里的毛巾,微笑的点了点头。 再次望向窗外,思绪却飘向远方。董宛如知道,现在应该让他一个人静一静,所以,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转身朝卧室走去。 躺在床上,想着欧阳大哥的事,其实董宛如心里也希望能尽快找到玉琪。她心里比谁都明白,欧阳大哥是多么的爱玉琪,当年要不是因为那件事,她想,他跟玉琪或许已经结婚了吧。 其实早在当年欧阳辰说玉琪没有死地时候,她还不相信。她认为那是欧阳辰一时不能接受事实的逃避,可是后来,看到他这么多年始终都没有放弃去找她,她还在为他担心。 毕竟当年是他们亲眼看到玉琪跳下悬崖的,虽然一直没有找到尸体,但是想想那么深的悬崖,任谁摔下去还有活命的机会。 自从那以后,欧阳大哥就封闭自己的心,对谁都不会敞开心胸,因为她知道,他心里一直都忘不了玉琪,也一直相信着她还活着。 虽然她也不愿意相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还是要接受现实的。但是看到欧阳辰从未放弃,所以,她也从来不会在他面前多说什么,只有祝福他早日找到她,虽然那是不可能的。她想的是,时间久了,他就会接受现实的。 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她真的还活着,而且是她亲眼看到的。虽然她很快的逃开了,但是她清楚的看到,是玉琪。 这让她也真心的替欧阳辰感到高兴,也真心希望他能尽快找到她。这些年欧阳辰是怎么过的,她是看在眼里的,所以,今天陪他找了一天,依然没有任何线索,一切只有等到明天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欧阳辰站在窗边保持着一个动作已经很久了,但是他自己一点也没有发觉。思绪回到多年以前······ 那年,他正在德国海德堡医学院学习。记得那年是盛夏,他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学校教学楼后面操场边上的那棵榕树下看书,因为那个地方是学校内最安静的地方。 那一次,他还是像以往,在午休的时候来到了那棵树下。背靠在榕树干上,享受着午间的林静。 “你每天都在这里看书,不无聊吗?” 头顶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她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东方女孩正坐在树上看着他。 赶紧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她坐在这里多久了?刚才来的时候居然没有看到她。 女孩用着奇怪的眼神看了看他,然后从树上跳了下来。 在这所学校他见过很多的东方人,但是还是第一次见到眼前的这个女孩。她有着一张标准的鹅蛋脸,秀挺的鼻子和小巧的嘴唇,尤其是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眨一眨的望着他。 “你怎么不说话?”她偏着脑袋问道。 欧阳辰回过神来,在心里懊恼了一声,他这么会盯着一个才刚见面的女孩子瞧,真是太无礼了。 “你是谁?” 女孩出了蹙了蹙眉,说道:“是我在问你话耶,你怎么反问起我来了?不过还是告诉你吧,我叫辛玉琪,中国北京人,你呢?” 见她笑得一脸甜美,欧阳辰也微笑的说道:“我叫欧阳辰,中国北京人!” “原来你跟我是一个地方的人啊,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呢,不仅每次在这里来都看到你,没想到我们还是一个地方的。” 欧阳辰笑了笑,说道:“你经常坐在那上面吗?” 说着朝树上望了一眼,辛玉琪咧嘴笑道:“只是偶尔,但是只要我每次来这里,都会看到你。” 听她这样说,欧阳辰感到诧异极了,他怎么从来都没有发现过。 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说道:“开始我并没有当一回事,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每一次你都会在这里看书,今天我刚来一会儿,便看到你又来了,所以我好奇啊,才开口问你的。” 原来是这样,或许是他以前太过于专注手里的书了,再加上这颗榕树长得很茂密,所以才没有注意到她。 “我不喜欢太过嘈杂的地方,所以才来这里的。” 辛玉琪双手背在后面,望着天空说道:“是这样啊,真没想到我们的想法都一样。” 瞧欧阳辰疑惑的看着她,她便说道:“我也喜欢安静,所以才会趁着午休的时间偶尔会来这里,坐在树上看天空的感觉,真的很美好。” 辛玉琪给他的第一感觉是恬静,是柔美。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她,也是第一次跟她说了很长时间的话。两人坐在树下,不知不觉的就聊到了午休时间结束。 从那一次之后,他还是会每天拿着书本到那里去看书,这个习惯并没有改变。但是她去那里的次数也变多了,有好几次他去的时候,就会看见她坐在树上,看到他来了,还会对他微微一笑。 那个时候,她就会从树上跳下来,然后跟着他一起坐在下面,两人有时候会聊一些医学方面的话题,有时候会聊一些生活中有趣的事情。 “辰,再过一个月我就要回中国了!” 辛玉琪仰望着天空,淡淡的说道。偏过头,望着他,眼里带着淡淡的微笑。 “你要回去了?”欧阳辰在听到她这样说,心里一阵惊讶。 点了点头,再次抬头望着天空,说道:“我已经跟校方沟通好了,他们也已经同意了。我回去之后,工作是没有问题了。” “是有什么事吗?”欧阳辰问道。不然她也不会突然决定回去。下个月,不久害死还剩不到十天的时间了吗? “我妈妈病了,她很想见我。”辛玉琪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之后,心里忽然有一股莫名的落空。想到以后或许就没有机会见到他了,心里反而觉得酸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