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不要走 - 绝世宠妃

第208章 不要走

“不是吗?”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着,董宛如赶紧撇过头去,说道:“你究竟要干什么?” 她可不相信,他只是单纯的问她她是不是赵毅然的女朋友。 “以后不许你再跟他在一起,任何男人都不行!” 听到他这样说,董宛如瞬间来气了。凭什么?凭什么她什么事都要听他的,凭什么他总是替她做主。 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了。在她决定来香港的那一天,就不一样了。 而他现在忽然出现在她面前,跟她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你现在说这些有用吗?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做什么或是不做什么,都和你无关,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句话无疑是彻底惹火了欧臣逸,他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她变了,他现在才发现,她变了。以前就算会在他面前发脾气,但是从来没有这次这么的认真。 “如果我说不呢?”他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不放过她一丝细微的变化。 而董宛如只是淡淡的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要回去了。” 说着,就要转身离开。可是,欧臣逸怎么可能让她就这样离开。他这次来香港名义上是公事,可实际上却是为了她。 说不上来为什么,其实当初在那个慈善晚会上,她之所以那么做就是为了要引起她的注意。故意那样做。 他知道她一定会看到的,他就是想要知道她在看到那件事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回去。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么久都过去了,她依然没有回去,更没有一个电话。 所以,他才借这次来香港签约的理由,来找她。本来可以不用他来的,但是除了能以这个理由,他找不到其他的了。 可是当他看到她跟其他男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时候,哪里还有理智可言,在那种情况下,说了什么话,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一把拽住她的手,将她从新拉回自己的怀抱。 董宛如一阵惊呼,抬起头,便看见他那深酌的眼睛。一时间竟忘了要说什么。 “第208章不要走。” 第一次听见他用如此深情的语气跟她说话,她差一点失去理智。可是随后,很快便回过神,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可是他的力气很大,她根本就挣脱不了。 “欧臣逸,放开我。” 而他不但没有放开她,而且还一把将她抱住。这样的举动,让董宛如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这样任由他抱着,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为什么?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欧臣逸埋在她的颈项,难得柔情的说道:“第208章不要走,留下来。” 他的气息吐在她的颈子,让她一阵意乱情迷。 “欧臣逸······”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收拢双臂,将她楼的更紧。灼热的气息从她的耳根一路沿到颈子,她的身子不自觉的一阵轻颤。他温柔的吻着她,大掌隔着衬衣抚上她的背。 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推开他?其实她骗不了自己,虽然一再强调不想见到他,要忘了他。可是他的再一次触摸,还是在她的心里激起了淡淡的涟漪。 “宛如······”而他深情的低吟,更是彻底击退了她剩余的理智。 是他!她感觉到了,他回来了。现在他在吻她,那个只宠她,只爱她一个人的那个他,回来了。她不会感觉错的。 他的声音、他的气息、还有他的感觉,她都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只有他,才会用如此深情的语气跟她说话,叫她的名字。 一个激动,她将双手紧紧地将他抱住。 他的手转而抚向她的前面,由平坦的腹部一路向上······ 她的呼吸也连带着急促了起来,感觉心脏快要停止了,这样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但是她喜欢。 被他抚过得地方,感觉全身的细胞都颤栗了起来。他的吻,一路来到了前面,覆上了她柔软的唇。打手也顺带经过她细腻的肌肤,覆上她胸前的饱满。 “嗯······”她不自觉的嘤咛出声 美好的触感,让他的呼吸跟着急促了起来。绕过腋下,解开她的内衣扣子,释放她的饱满。 从新回到她的前面,她的美好,让他爱不释手······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将她一把抱起,快速的朝卧室走去。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解开自己身上的束缚,覆上她的身体。 他的手沿着她的肌肤一路往下,急切的解开她牛仔裤的扣子······ 激情过后,董宛如已经累的不行了。欧臣逸将她轻轻地楼入自己的怀里,然后抱着她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经过一夜的疯狂,而欧臣逸的不断索求,让董宛如感觉自己身上的骨头就像是被重新拆了重组似得。 她真的很困,要不是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她想,她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 困难的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堵匡阔的胸膛,双腿间的酸痛,让她皱了皱眉。 看着面前紧闭双眼的男人,再看了看床头柜子上闪烁的手机,他摇了摇身边男人的身体:“你电话,醒一醒······” 而欧臣逸只是咕哝了一声,将她搂的更紧,丝毫不管那一直响不停的电话。 董宛如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欧臣逸,你电话!” 这男人,怎么比她还能睡,真的是服了他了。 撑起身子,将电话拿起,本来想要递给她,可是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一下子怔在了那里。 “怎么了······” 感觉到她的不对,他睁开迷蒙的双眼,撑起身子。看到她拿着电话,脸色有一丝苍白。 这个时候,响声停了下来,他疑惑的从她手里拿过手机,她只是呆呆的任由他接过。 翻看着通话记录,上面的名字也让他瞬间变得平静了起来。 董宛如依然还处在呆愣中,她没有想到,打过来的是沐凉。 她怎么能忘了,难道经过昨晚,这些真的就把不存在了吗?都是她的错,原本以为那个爱她、宠她的那个人又回来了,不过现在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一场梦而已。 是她想太多了,怎么可能是他呢? 看到她惨白的脸色,在这种情况下,欧臣逸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顺手将电话关机,从新扔到柜子上。什么也没说,直接起身穿衣。 呆呆的望着他走进浴室,而她,坐在床上,任由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当他从浴室出来后,已经穿戴整齐,看着还依然坐在床边的她,说道:“收拾一下,我们该走了。” “你不觉得你该跟我解释一下吗?” 都怪自己,只要他的几句柔情的话语,她就那么不受控制的沉迷了下去,完全忘了先前的伤害了。 而他只是看着她,良久,才说道:“我没什么好说的。” 他那无所谓的语气,彻底让她感到寒心。原本以为,他会跟她解释关于沐凉的事,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态度。 闭上眼,任由眼泪滑落,看来,她是把自己看的太重了。她在他的心里,什么都不是。自己却还傻傻的的以为他会爱上她,真是可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起身,走进浴室。 站在莲蓬头下,任由热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眼泪却怎么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掉。到最后,竟然分不清是自己的泪水还是热水。 抹掉镜子上的水雾,看到里面的自己,显得是那么的狼狈,那么的不堪。脖子上海留有昨晚的痕迹。她忽然开始讨厌自己了,讨厌自己的身体,讨厌自己的心。 为什么在每一次遇到他之后,自己都没有办法管住自己的心,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 明明哥哥早就告诉过她了,叫她不要再跟他见面,不要再跟他有任何关系,可是为什么自己就是不听,为什么自己就是一直不受控制的想要跟他在一起。 总觉得,时间久了,他就会想起她来,可是现在呢?到头来,她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套上衣服,擦掉脸上的泪水,深吸一口气,调解好自己的心情。在确定脸上看不到任何哭过的痕迹之后,才打开浴室门走了出去。 出来后,看到他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她走进卧室,将皮包拿了出来,然后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 一直到从酒店出来以后,他们谁也没有主动说话。董宛如还是向往常一样,到达公司,然后正常的上班。 不过,就算她表现得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过眼尖的季凡还是看出来了。 “董组长,你有事?” 抬起头,朝他扬起一抹虚弱的笑容,说道:“没有,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 虽然她这样说,但是季凡总感觉不是那么单纯,再看看她的眼睛,明显是哭过的痕迹。不过,他也没有多问,毕竟当事人并不想说,那么他当然也尊重她。 “对了,今晚有空吗?” “怎么了?” “因为公司刚刚成功签约了一份合约,所以,大家想要庆祝一下,一起来吧。” “嗯,好啊。”她淡淡的笑道,然后继续埋头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