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往事一幕幕 - 绝世宠妃

第244章 往事一幕幕

“小宛,你怎么了?”何美葶一脸担忧的看着她。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为什么现在突然哭了。 董宛如没有听到何美葶在叫她,当她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她知道画里的人是她,但是她没有想到这幅画居然是硕塞画的。 她一直都把他当成是最好的朋友,但是同时也是伤害他最深的人。 “小宛?”何美葶再次出声,董宛如才回过头,望着她。 “你怎么了?”何美葶担心的问道。 董宛如轻轻地摇摇头,勉强的勾起嘴角:“我没事。”将脸上的眼泪擦掉,看着眼前的这幅画,心里却是那么的难受。 看到董宛如这个样子,何美葶一点也不相信她没事。 “两位小姐对这幅画很感兴趣吗?”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含笑的问道。 董宛如和何美葶同时回过头,看着来人,一脸的疑惑。 “这幅画有什么故事吗?”明明是清朝的画,为什么上面题的是唐朝的诗。她记得画家作画不都是喜欢自己作诗的吗? 中年人看着墙上的这幅画,微微一笑,道:“这幅画的作者是谁,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在这上面并没有留下任何有关作者的信息,不过这幅画让人看上去不难猜到,作画的人,是深深地爱着画中的女子。” 何美葶回头望着董宛如,见她又哭了。 两人从美术馆出来后,找了附近的一家休闲厅坐了下来。何美葶替她要了一杯果汁,看到表情怪怪的董宛如,何美葶皱紧眉头,问道:“小宛,你到底是怎么了?” 从刚刚在美术馆她就觉得她不对劲,看到她眼睛哭过的痕迹,何美葶感到疑惑极了。为什么画里的女子跟她一模一样,而当她看到那幅画的时候还哭得那么伤心? 良久,像是平复了一下情绪,董宛如抬起头,对对面的何美葶说道:“小美,你还记得去年我出车祸的事吗?” 何美葶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她这个,不过还是点点头。 “知道,怎么了?” 董宛如淡淡的说道:“我告诉你一件事,可能你会很难以相信,但是它就是真实存在的。” “什么?”看到董宛如认真的神情,何美葶也严肃了起来。 “你们都只知道我昏迷了一个月,但是却不知道我在这期间,已经在清朝生活了六年多。” 何美葶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是她耳朵出问题了吗?什么清朝?什么六年,还是这丫头在说梦话? 董宛如轻轻扯开一抹笑,“很难相信吧,我告诉你这都是真实的,我出车祸之后,灵魂穿越到了清朝初,成了董鄂妃,嫁给了襄亲王博果尔,最后襄亲王病逝,然后进了宫。” “等等。”何美葶打断了她,皱眉问道:“历史上博果尔不是自杀的吗?” 董宛如摇摇头,“不是这样的,他从小就体弱多病,尤其是那一年冬天的时候,他的病情忽然加重,最后抢救无效才死去的。” 何美葶没有说话,继续听着董宛如说道。 “其实在我嫁给博果尔之前就已经在宫外与皇上相遇了,而很意外的,我爱上了他,但是孝庄太后的一道懿旨我不得不尊从,不过后来皇上还是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将我接进了宫里,历史上是什么样的,我就是怎么样过来的。在那里生活了六年,经历了太多,也让我看清了太多,所有的不幸都让我遇到了。” “那幅画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看到后会哭的那么难过?”何美葶盯着她问道。 “顺治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叫硕塞,你应该知道吧?” 何美葶想了想,忽然抬起头,“就是那个和硕承泽亲王?” 董宛如点点头,道:“我是在宫里认识他的,他跟顺治的关系不错,我们还曾经一起去打猎,他帮顺治对付多尔衮,帮顺治拿回亲政权,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但是他喜欢你?”何美葶接着说道。看着那幅画就知道,作画的人,一定是深爱着画像上的女子,她猜的不错的话,那个人就是她。 “有一次我差一点就跟他成亲了,但是后来我还是回到了宫里,他也离开了京城,我本来以为永远也见不到他了,毕竟那个时候我是以董鄂妃的身份存在的,而你也知道,董鄂妃只活了二十一岁,在我最后的几天里,我还是见到了他。” “你知道爱情这个东西是只要认定了一个人,就永远不会改变,我跟他不管是我自己还是历史,我们都不可能有任何关系,我带给他的只有伤害,只有痛苦。” “那幅画是他画的?”何美葶再次问道。 董宛如点点头。 “那你怎么就能肯定那幅画是他画的?上面根本就没有留下作者的任何信息。” “因为我看到那首诗,还有那笔迹,除了他,没有谁了。” 看着含泪的董宛如,何美葶到现在佛度还难以接受。虽然她说的像是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似得,但是她依然不敢相信这件事会发生在她身上。 穿越时空这种事一向都是电视演的,小说写的,怎么可能真实存在?完全没有科学依据。 “我还是不敢相信。”何美葶摇摇头。 “你知道汤若望吗?”董宛如再次问道。 “汤若望?就是那个历史上很有名的汤若望?清朝的光禄大夫?” 董宛如点点头道:“是的,在清朝,他是唯一一个知道我是未来人的,我曾经问过他有什么办法可以回到现代,他跟我说在张恒的《灵宪》里有提到过七颗星,我当时很有可能是遇到那七颗星才穿越的,我本来以为只要找到那七颗星就可以回来了,但是他却说,那七颗星要一千年才出现一次,所以我就一直没有办法回来,道最后还是改变不了留在那里,按着历史的必然,死在了那里,当我醒来的时候,就自然回来了。” 何美葶一脸的震惊,一脸的不可思议。 “还记得你曾经问过我怎么跟欧臣逸认识的吗?” 何美葶愣愣的点点头,董宛如继续说道:“其实他就是顺治。” “什么?”何美葶发出高分贝的声音,猛的站起身,一脸的震惊。发现餐厅的人都在看着她,赶紧坐了下来,压低声音:“小宛,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还记得吗?在我车祸之后第一次跟你坐在咖啡厅里,你说有事先走了,然后外面下起了雨,我一个人离开,就在咖啡厅外面,遇到了他。” “不是真的吧?” “是真的,我当时也以为是我看错了,但是当他叫着我的名字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是他,不过后来一辆车朝我们开来,他为了救我,然后出了车祸,后来当他醒来的时候就变成了欧臣逸,而且也完全不记得我了。” 何美葶嘴巴薇张,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件事我一直都没有跟你们任何人说过,小美,我希望你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去,你知道后果的。” 何美葶还是呆呆的点点头。这件事,只有董明轩知道,在她醒来后,她就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董明轩,虽然不知道董铭轩到底有没有相信,但是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她一直都知道欧臣逸就是他,现在他们两人也在一起,所以,以前的什么都不重要,她相信,总有一天,他回想起来的。 “天啊,小宛,这太不可思议了,你掐一下我,看我是不是在做梦?”何美葶朝董宛如伸出手。董宛如只是淡淡的一笑,“你没有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如果不是我亲自经历过,我也不会相信的。我完全不知道这中间的时间差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在清朝生活了六年,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居然只是昏迷了一个月。” 但是不管是怎么回事,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她什么都不关心,只关心她跟欧臣逸现在在一起的日子。 何美葶却忽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 “小宛,你说他现在是欧氏的总裁,其实他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欧臣逸,那么真正的欧臣逸呢?” 对于这个,董宛如也不知道。 “我只记得,当初哥跟我说,欧氏总裁欧臣逸突然失踪,后来出了车祸,但是出车祸的并不是欧臣逸,而是他。” 所以,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是我总觉得这件事不对,现在的欧臣逸并不是真正的欧臣逸,那么就是说,真正的欧臣逸一定还在,但是为什么大家都没有发觉?” 关于这个,董宛如也想过,但是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真正的欧臣逸也已经真正的失踪了,那么就不是她该关心的问题了。她现在只想要跟他好好的在一起,等着他想起他。就算是他真的永远也想不起来,那也没关系,他们现在这个样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何美葶第一次听到这种事,半天难以消化。 “小美,记住我跟你说的,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谁都不行,只有我们两个知道。” 何美葶慎重的点点头,她当然知道这种事说不得。两人离开休闲厅后,再随便逛了一下,最后便各自回家了。 当董宛如回到公寓的时候,欧臣逸还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