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摔下楼梯 - 绝世宠妃

第246章 摔下楼梯

“心脏病?你是说那个叫小雪的女孩吗?”幸玉琪疑惑的问道。 欧阳辰点点头,:“是她,她现在已经不能靠药物来维持了,所以我有些着急。”说着,继续看着手里的资料。 其实幸玉琪知道小雪的情况,之前她还去看过她。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但是却因为身体的原因,一天比一天更加的衰弱。 “辰,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以前在香港的时候,陪着那一群特殊的孩子们,我知道他们都很恨勇敢,而且这个世上,我还是相信有奇迹的。”幸玉琪给了欧阳辰一抹微笑。 第二天,幸玉琪来到了小雪的病房,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正在照顾她,幸玉琪微笑的走了进去。小雪一眼便认出来了。 “姐姐你来啦?”小雪扬起一抹开心的笑容,虽然脸色很苍白,但是笑容却是最美的。小雪只有九岁,本来应该在学校里跟着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的,但是现在却躺在这冷冰冰的医院里。 但是即使是这样,还是没有影响她的笑脸。由于考虑到她还笑,所有医院没有告诉她真实的病情。 幸玉琪将手里洗好的水果放下,然后来到她身边,看到她手里拿着一本书,微笑的问道:“小雪在看什么书?” “是白雪公主,姐姐知道白雪公主吗?”小雪扬起灿烂的笑容问道。 幸玉琪在床边坐了下来,微笑的说道:“当然,姐姐以前也喜欢看白雪公主哦。” “真的吗?”小雪一脸的兴奋。 “当然是真的,姐姐怎么会骗你。” 小雪忽然紧紧地抱着手里的书本,说道:“可是姐姐,白雪公主有王子把她吻醒,小雪也好想要一个王子,小雪也要骑白马的。” 幸玉琪被小雪的孩子气逗笑了,就连一旁的中年妇女也笑了。 “小雪啊,你不记得了吗?唐僧也是骑得白马哦。” “那不一样啊,小雪只喜欢王子。” 这时,中年妇女走到幸玉琪身边,轻声的说道:“小姐,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小雪,我去打点水。” 幸玉琪微笑道:“你放心去吧,小雪我会照顾的。” 当中年妇女出去后,小雪拉着幸玉琪的手,一脸好奇的问道:“姐姐,你有没有王子啊?” 幸玉琪笑了,“姐姐喜欢骑黑马的。” “为什么?”小雪一脸的好奇。 “因为姐姐觉得骑黑马的比骑白马的帅啊。”幸玉琪笑道。 “可是我还是喜欢骑白马的。”小雪依然坚持自己的爱好。幸玉琪看到她苍白的脸上出现一丝淡淡的红晕,忍不住扬起嘴角。真希望能出现奇迹,她还只是哥孩子。 “可是姐姐。”小雪忽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放下手里的书,一脸难过的看着幸玉琪。 “怎么了?”幸玉琪担心的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小雪知道你们都是瞒着我的病,昨天我不小心听到了医生跟妈妈说的话。” 幸玉琪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小雪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小雪……” “其实我是不想让妈妈担心,所以我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姐姐,我是不是活不了几天了?”小雪望着幸玉琪,问道。 幸玉琪心里一疼,伸手扶着她的脸颊:“傻孩子,谁说的,你要相信姐姐,医院正在想办法呢,你一定会没事的。” “可是我不喜欢这里,每天都躺在这里,我好想念以前读书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压抑太久了,看到她掉下了眼泪。 “小雪,你喜欢听故事吗?”幸玉琪问道。 小雪扬起泪眸,点点头。 “那姐姐给你讲个故事,好吗?”幸玉琪笑着问道。 “好。”浓浓的鼻音答道。 “以前有一个画家叫琼珊,她得了重病,她常常会躺在病床上望着窗外对面的一颗树上的常春藤叶子不断的飘落,她认为当最后一片叶子掉落的时候,就代表自己的死亡,于是她失去了生存的意志。后来这件事被一个伟大的画家贝尔曼听说了,于是在夜里冒着暴雨用心灵的画笔画出了一片永不凋落的常春藤叶,挂在树上,后来就在琼珊等着那最后一片叶子掉落的时候,但是始终没有,后来琼珊总算是从新拾起了希望,活过来了,但是为了救她的那个画家贝尔曼却因为那场大雨,得了肺炎,去世了。” 幸玉琪看着小雪一脸认真的听着,扬起嘴角,轻声的问道:“小雪,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姐姐……” 幸玉琪握着小雪的手,温柔的说道:“一个人不能失去希望,如果你连希望都失去了,就一心的想着死,那么活着的人,还有关心你的人,都会很伤心的,知道吗?” 小雪柔顺的点点头。 “所以小雪,你的病一定会好的,你相信姐姐吗?”幸玉琪问道。 “相信,我相信姐姐。”小雪坚定的点点头。 “那我们就来一个约定好不好,我们约定等小雪的病好的那一天,小雪也为关心你的人画一片叶子好不好?” “好!”小雪裂开嘴笑了起来。看到她灿烂的笑脸,幸玉琪也就放心了。 董宛如将洗好的衣物亮在了顶楼上,然后将干了衣物收了起来,准备拿下去从新放好。而却在楼梯的中间忽然脚崴一下,整个人瞬间失去了平衡。慌忙的想要抓住什么,但是却什么抓不住,就这样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董宛如痛苦的捂着发疼的肚子,感觉腿间忽然一股黏黏的东西流了下来。一脸恐惧的望着腿间,鲜红的血赤红了她的眼睛。 “不,不会的……” 一边痛苦的爬向沙发,拿起上面的手机,困难的翻出一组号码拨了出去。一手抚着肚子,可是怎么也止不住腿间越来越多的热流。苍白的脸颊布满了冷汗。电话在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 “宛如?” 听到熟悉的声音,董宛如松了一口气,咬紧下唇,困难的开口:“老公……我好难受……” 听到她的声音,欧臣逸蓦地站起身,赶紧问道:“宛如,你怎么了?” 董宛如的身体缓缓地倒在了地上,痛苦的说道:“我……我肚子痛……我,好难受……”像是失去力气般,手机滑落了手心,掉在了地上。 欧臣逸心顿时紧了起来,“宛如?宛如你听得到吗?”但是那边始终是没有了声音。欧臣逸来不及想那么多,直接抓起桌上的钥匙便奔了出去,在门口时,刚好碰见了要进来的沐凉。 “欧总,这是……”沐凉的话还没有说完,欧臣逸已经消失在了门口。一边开着车,一边打了好几通电话,但是那边一直都没有人接。心急如焚的踩下油门,车子飞奔向前。 车子刚一停稳,欧臣逸便忙着下了车,然后直奔电梯。当刚一打开门的时候,便看见董宛如趴在客厅的地板上。而地上身上都是血。 在这一颗,欧臣逸显然的被眼前的情况震撼到了,不过很快便跑了过去,将董宛如从地上抱起:“宛如……你怎么了?” 但是怀里的人已经完全没有反应,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被鲜血染红,欧臣逸吓得心脏差点停止跳动。赶忙抱着董宛如出了公寓,将她放在车的后座,然后自己上了车,一路不知道闯了多少的红灯,终于来到了医院。 看到她被医生以及护士推进手术室,欧臣逸的心一直悬着。在走廊上来来回回的渡步,心里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一想到她满身是血的样子躺在地上,他的心就狠狠的抽疼,看着眼前亮着红灯的大门,他恨不得冲进去看看她怎么样了。 完全不知道这究竟是这么回事,接到她的电话之后,他听出了她的不对劲,她在喊痛。于是焦急的冲了回去,在看到她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的时候,他浑身的血液仿佛被凝固。 “小宛,小宛怎么样了……”这时,柳茹芸和董天祥跑了过来,逸听到消息后,他们立刻赶了过来。 看到眼前紧闭的大门,欧臣逸呐呐的说道:“还在抢救。” “到底是怎么回事?”董天祥一脸威严的看着欧臣逸,责怪他是怎么照顾女儿的? 欧臣逸并没有替自己辩解什么,只是说道:“现在我也不知道,医生还在抢救。” 柳茹芸受不了的差点昏了过去,还好董天祥及时扶住了她,让她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小宛,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柳茹芸一边哭着,一边担心的不得了。 欧臣一边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折扇大门。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大门被再次打开的时候,一名中年医生走了出来,取下口罩,一脸严肃的问道:“你们是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 “我是……” 三个人立刻上前,“医生,怎么样了?”欧臣逸紧张的问道。 “病人由于从高处摔下来,再加上送来的时间太晚,所以孩子是保不住了,我们现在必须要立刻做清宫手术,家属请在这上面签字!” “什么?”柳茹芸再一次受不了的昏了过去,董天祥及时扶住了她。 欧臣逸接过医生手里的手术同意书,颤抖的却下不了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