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诗有什么难的 - 绝世宠妃

作诗有什么难的

但是根据我的了解,皇上跟说塞的关系根本就没有这么好,可见书本上的东西并不完全正确。 晚上,我们三个围在火堆旁边烤着今天白天的战利品。闻着香喷喷的食物,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我不好意思的捂着肚子,干笑了两声。 “怎么还没有好啊?”我都肚子都快要饿扁了。 “呵呵,宛如,不要着急嘛,快了。”皇上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翻烤着手里的鹿腿。 我瞪了皇上一眼,他不饿,我可饿的要死。我本来就有胃病,上次跟他冷战的时候,我几天都没有吃饭,害得我的胃病越来越严重了。 我两手支撑着下巴,呆呆的望着眼前让我直流口水的食物,不断的叹气。 “我这只好了,你先吃吧。” 就在我快要晕过去的时候,硕赛将他手里烤好的一只兔子递给了我。 我想也没想就一把接过。 “谢谢!”我拿到鼻子前闻了闻,好香!我不顾形象的大口啃了起来。 “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野味!” 以前跟几个好朋友也曾经去郊游过,不过都是自己在家带的食物,而现在是自己猎到自己亲手烤制,感觉都不一样。 或许是我吃的太开心了,因此没有听见说塞那轻笑声,也没有看见皇上那一脸不高兴的表情。 不一会儿,手里的东西全部被我吃光了,我一脸的意犹未尽。 “实在是太好吃了。” 硕塞刚要将手里的食物再次递给我的时候,皇上先一步将他手里烤好的鹿腿递给了我。不过,皇上怎么好像不怎么高兴。 不过管他呢,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填饱肚子。于是我再次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 “呵呵,早就听说鄂硕家的宛如格格是个温柔矜持的女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如今看来好像跟传闻中的不大一样。” 听见硕赛这样说,我猛地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他,他好像挺了解宛如的。 这才想起刚刚自己的吃相,天啊,这不是给阿玛丢脸嘛。 “呵呵,关于这个” 我尴尬的笑了笑,脑子里不断的搜寻着合理的借口。 “既然都是传闻,那自然就不是真的,而且朕觉得宛如是非常完美的。” 就在我急的找不到任何借口的时候,皇上及时替我解了围。我朝皇上投去感激的一瞥。 “是啊,既然这些都是传闻又何必当真呢?”我朝硕赛笑道。硕赛还是一贯的微笑。 “说的也是,真性情才是好的。” “那当然,谁规定女人就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谁规定女人就不能谈笑自如,我董鄂氏·宛如就是这样的人,再说了,谁说这些我都不会啊?” 哼!古代就这点不好,女人根本就没有一丝地位,整天都要对男人鞠躬哈腰,卑躬屈膝,我最是不能接受,在我的观念里,人人都是平等的。 “宛如说的是,谁规定女人就不能谈笑自如?” 皇上一把将我搂进怀里,我抬头看见他那温柔的笑脸。 “喔?那皇贵妃能否给我们念首诗呢?此时此刻有美酒,有月亮,应该助助兴才是。” 硕赛突然丢给我一个难题,看到他那一脸的笑容,我恨不得将他那层脸皮给撕破。 “呃呵呵,这个作诗有什么难的” 我一边假装思考着,一边时不时的瞟一眼硕赛,他居然像看戏一样。 哼!不给他点颜色看看,我看他是不知道我的厉害了。不就是要作诗吗?有什么难的,课本上多的是,随便搬来一首就OK了。 “咳咳,听好了。”我清了清嗓子,念到: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只看见硕赛那因为惊愕微微张开的嘴,呵呵,看来还是起到预期的效果了。

上一篇   打猎

下一篇   醉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