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到底是谁 - 绝世宠妃

自己到底是谁

我一路跑了出来,没有在意街上的人对我的窃窃私语。我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我没有想到再次见到他,我的心是这么的痛。本来快要愈合好的伤口,再次被他给撕裂。 我不敢停下来,我不想再见到他。我拼了命的往前跑,却不知道我还能跑去哪里。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在城外的一片湖边停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景色,我感到有些意外,我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我跟他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到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忘掉他。 我慢慢的往前走去,想起当初第一次跟他见面的情景。那个时候,他是那么的霸道,那么的自以为是。 后来跟他在这里见面的时候,在这里,他吻了我,也是那次他说不许我嫁给博果尔。 时间过了这么久,我没有想到我再次来到这里,却是在这样难堪的情况下。 我的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再也止不住,我越是靠近湖边,脑子里的记忆就越是深刻。 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最初的自己了。有时候我在想,我到底是董宛如还是董鄂宛如。 我仿佛已经失去了以前的一切,现在拥有的只剩下痛苦。 我忽然有一种想要永远离开这里的感觉,我开始想念我的家,想念我的爸爸、妈妈、哥哥。 跟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都是那么的开心。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更加没有痛苦。 我现在好想见到他们,我好想投进他们的怀里痛苦一场。向他们述说我的痛苦。 但是我似乎永远都回不去了,似乎永远都只能待在这个不属于我的世界。 我没有感觉水已经到我的腰,我依然慢慢的往前走去,似乎只要我一直往前走,就会忘记现在的一切痛苦。 我心里似乎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说着“在往前一点点,在往前一点点你就会解脱,你就不会再痛苦。” 我顺从了那个声音,往前走去……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感觉我立在一片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 周围安静的似乎有些吓人,我顿时感觉好害怕。我双手抱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蹲了下来。 我从小就特别害怕黑,或许是上小学的时候,被同学恶作剧关在了一间又黑又小的阁楼里,在那里待了一个晚上,没有一个人来救我。 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被打扫卫生的阿姨发现。那个时候我已经昏了过去。 从那以后,似乎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个阴影,我一直都很害怕黑,尤其是像现在这样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的地方。 “宛如,你快醒醒,你不要吓我。” 就在我无助的时候,我听见了似乎有人在叫我。是谁?是谁在叫我。 我漫无目的的找寻那个声音的来源,可是周围除了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宛如,你千万不要有事,只要你赶快醒过来,要我怎样都行。” 这似乎是皇上的声音,我忽然好想他现在能在我身边,能抱着我,陪着我。 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无助过。我好像已经忘了他对我做的一切,我现在只想立刻投进他的怀抱。 清晰的记得他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踏实。 “宛如,你不要吓我,千万不要有事,我求你赶快醒过来!” 我开始寻着声音的来源走去,虽然会感到害怕,但是那个声音似乎有一种让我镇静的作用,使我安心了不少。 我越往前走,离那个声音越来越近,我开心的笑了。 因为我似乎看到了一丝光线,我不再是小步小步的走,而是快速的往前跑去。 就在我被那道光想刺得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见了那张让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

上一篇   我叫宛儿

下一篇   久别的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