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 - 绝世宠妃

仇恨

我们回到了承乾宫,就见皇上已经坐在了桌子旁。我示意她们两个下去,然后来到了他的身边坐下。 “怎么了?”我关心的问道。 “对了,刚刚我碰见了公主,你昨天不是去看她了吗?我见她好像不是很开心。” 我很想知道皇上到底是怎么跟建宁公主说的。 “她一直把我关在外面,根本就不想见我。”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握住他的手,微笑的说道:“没事的,她可能还不理解你,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皇上只是点了点头,看来心里还是放不下。 “格格,佟妃求见。”就在这时,旗儿走进来说道。 我回头看了看皇上,见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对旗儿说道:“叫她进来吧。” “是!” 一会儿,旗儿领着佟妃走了进来,阿照还是像以前一样搀扶着她。 她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跪下道:“奴才参见皇上,皇贵妃!” 见皇上没有开口的意思,我看了看佟妃,说道:“佟妃有孕就赶快起来吧。” “谢皇上、皇贵妃!” 佟妃瞧了瞧坐着的皇上,然后对我说道:“奴才是来谢谢皇贵妃的,今天一早皇贵妃派人送到景仁宫的安胎药,奴才已经喝了。” “那就好,佟妃有孕实在不该出来,这点小事不必专程过来道谢。” 我真想不到佟妃居然会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过来,难道真的只是道谢吗? “那怎么成,皇贵妃给奴才送了那么多的安胎药,奴才是应该专程过来谢谢皇贵妃的。” “我知道了,佟妃的谢意我心领了,佟妃还有其他的事吗?” 言下之意就是提醒她应该走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总觉得我无法再跟现在的佟妃交谈下去。我也不想看到她。 说我嫉妒也好,说我心胸狭隘也好,但是只要一想到她跟皇上的事,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我始终没有办法跟她再像以前那样好好相处,原来,爱情真的是自私的。 佟妃再次看了看皇上,皇上依然不发一语。说道:“其实奴才今天来并不是只是向皇贵妃道谢。” 我不知道她还要说什么,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是这样的,最近奴才在宫里听到了一些谣言,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既然不当讲,就不要讲!” 皇上突然开口,我好奇的看了看他,见他一脸的不耐烦。 “可是,若是奴才不讲的话,憋在心里很难受,再者,还可能会越来越严重呢。” “什么事你就说吧。”见皇上像是要发火,我赶忙说道。 我知道皇上的心情不好,不想看到他再伤了身子。 “是这样的”佟妃小心的说道。 “奴才前几天在御花园偶然听到皇后跟淑惠妃的谈话,说是既然皇贵妃已经出宫了,就不应该再回来。” 一边小心的说着,一边观察着皇上的脸色。我回过头卡了看皇上,见他隐忍着怒气。 佟妃继续说道:“还听说,皇贵妃在宫外还要同和硕承泽亲王成亲,之前两人已经住在了一起” 听到这样的话,我的确是很震惊,难道宫里都知道了吗?我回头望着皇上,希望他能想想办法。 这件事,皇上已经封锁了当时的一切消息,硕塞也已经离开北京了,皇后是怎么知道的? 见皇上一脸愤怒,佟妃继续小声的说道:“皇后一直看皇贵妃不顺眼,奴才怕皇后还会对皇贵妃做出什么事来,所以才说了出来。” 拍!皇上愤怒的拍桌而起。“岂有此理!这个皇后真要跟朕过不去吗?” 我平静的看着皇上,我知道他在生气。 “皇上,你打算怎么办?” 我真的好恨皇后,她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当初杀了我的孩子,现在还要连我也一起赶尽杀绝吗? 我当初就对着天上的月亮发过誓,总有一天,我会让皇后血债血偿! “朕去坤宁宫!” “我跟你一起去!”我追上的皇上的步伐,一路来到坤宁宫。 见皇上怒气冲冲的踏进坤宁宫的大门,完全不理会跪一地的宫女太监,直奔内堂。 “皇后!” 皇后从里面走了出来,见皇上一脸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似乎有些不高兴,就连基本的礼仪也没有行。 “皇上这是做什么?” “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你自己心里明白!”皇上生气的对皇后吼道。 “臣妾不明白皇上在说什么。”皇后将脸撇向一边。 “你!” “皇上。”见皇上气得身体发抖,我来到他身边,挽着他的手臂。 “是不是在宫里散播的谣言?” 听这皇上的质问,皇后转过头来,说道:“原来皇上是为了这件事,不错,我是听说了一些事,但是这就要问问皇贵妃了。” 见皇后一脸的得意,我上前说道:“皇后,你不要欺人太甚!” “皇贵妃这是什么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想这个道理皇贵妃不会不知道吧。” “皇后!”皇上再次怒吼道。但是皇后依然那样高高在上。 “我有说错吗?我听说皇贵妃遗传了她额娘的才情,我想至少这方面不会输给我们满人吧!” 我知道皇后可恶,但是没有想到她这样可恶。我刚要开口,皇上却先开口了。 “皇后,朕希望你最好适可而止,要不然不要怪朕不念及舅舅的情面!” 说完,牵着我愤怒的离开了坤宁宫。 出来之后,我抽回了自己的手。皇上一脸愕然的看着我。 “宛如,你怎么了?” “皇上,刚才皇后说的话,你是怎么想的?” 我想要知,我发现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宽容了,我现在的心里,容不得一点委屈,尤其是对皇后。 “宛如” “我知道我身上有一半是汉人血统,但是我不需要别人时时刻刻来提醒我,宫里的人大概除了皇上你,没有人会看得起我吧。” “宛如你这是在说什么,满人跟汉人有什么关系,早晚都会成为一家,再说,现在朝中的官员有一半都是汉人。” 其实我知道,皇上很倚重汉人,对汉官一向重用。但是皇后的话,我始终很在意。 “我知道了,但是也请皇上不要忘了我们那来不及出生的孩子!”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宛如!” 我没有回头,我说这句话不是要带给他压力,而是我不能就这样算了。想到我的孩子还没来得及叫我一声娘,就已经离开,我的心真的好痛。 我无法忘记皇后对我做的一切,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走。

上一篇   刁蛮任性

下一篇   景仁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