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仁宫 - 绝世宠妃

景仁宫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皇上没有再来承乾宫,我也没有再去找他。听小桂子说,皇上已经削了多尔衮的爵,将他给永远罢黜了宗室,就连家产都充了公。 之前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多尔衮的贴身侍卫苏克萨哈向皇上递上一封检举信,揭发多尔衮生前曾与党羽密谋,企图率两白旗移驻永平“阴谋篡夺”;又说他偷偷地制成了皇帝登基的龙袍服装,家中收藏着当皇帝用的珠宝。 皇上知道后非常的愤怒,他召集王爷大臣密议,公布郑亲王济尔哈朗等的奏折,抖数多尔衮的罪状,主要是“显有悖逆之心”。 皇上向诸位王爷宣告说:“多尔衮谋逆都是事实。”多尔衮被撤去帝号,他的母亲及妻子的封典全都被削夺了。 另外,皇上还令旨不得去给多尔衮扫墓祭祀,让他不能得享血食,这算是不是封建时代最为严厉的惩罚了呢? 当初我及在怀疑皇上在加封多尔衮为皇父摄政王,到底存的什么心。 当初跟硕塞提到这个的时候,就连他都不知道皇上心里是怎样打算的。现在看来,他是从来都没有原谅过多尔衮。这件事现在在宫里闹的是沸沸扬扬的。 我记得皇上当初跟我提过,他之所以恨多尔衮原因有很多。 最初逮杀豪格后强奸他的妻子,是多尔衮引起他愤怒的一个焦点。 之后又娶了皇太后,是他痛恨多尔衮的难言之衷。 再后来,多尔衮在朝中所做的种种都引起他的恨意。私自将蒙古亲王吴克善的女儿嫁给他做皇后,之前还不能亲政。 这些都让他越来越恨多尔衮,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不会原谅他吧。就算他是自己的父亲,甚至连死后都不饶恕,可见皇上心里有多恨。 人人都说当皇上是高高在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又有几个人能体会到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呢? 所以皇上这段日子没有来这里,我知道他一方面是因为我上次对他说的话,还有就是因为最近多尔衮的事。 皇太后一直不肯出门,我去给她请安的时候看,她也不见我。我忽然发现现在的承乾宫好冷清。 听说佟妃快要临盆了,现在景仁宫每天的客人都是络绎不绝。去的都是一些妃子贵人之类的。每天都会收到各种各样的礼物。 其实对于这些,我是一点都不在意。只是会忽然想到自己那个还没来得及出生的孩子,让我的心不由得一阵刺痛。 我忽然有些羡慕起佟妃来了。 “旗儿!”我朝外喊了一声,旗儿走了进来。 “格格!” “陪我去趟景仁宫吧!”说着,我站起身,准备出去。 “格格干嘛去景仁宫啊?” 见旗儿一脸的不解,我缓缓说道:“你没听阿吉娜前两天说吗?佟妃快要临盆了,我也应该去看看她。” “格格干嘛去看她啊,她这段日子都没有来向格格您请安呢。” 我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你啊,佟妃怀有身孕,皇太后已经特许了她不用向各宫娘娘请安,你还记着这些干什么。” “可是”见旗儿还一脸欲言又止的莫样,我好笑的摇了摇头,说道:“好了,我都不在意,你生什么气,把桌上的汤带上,走吧。” 旗儿一脸不情愿的跟着我后面走了出去,但是我没有注意到走廊的拐角处有个人影刚刚离去。 我一路来到了景仁宫,守在门外的宫女立刻行礼道:“参见皇贵妃!” 我一路走了进去,佟妃从里屋走了出来。 “不知皇贵妃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恕罪”说完就要向我行礼,我立刻来到她身边扶起她,说道:“佟妃都快要临盆了,就不要在乎这些礼仪了。” 她向我甜甜一笑。说道:“谢皇贵妃!” 我将一块朱红色的玉递给她手中,说道:“这是当初我进宫的时候,阿玛送给我的,说是可以保平安,等孩子出生之后,就给他带上吧,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这,这不好吧,这个太贵重了,奴才怎么敢收呢?” 说着她又要把玉还给我。 “就收下吧,你临盆在即,我也不知道送你什么好,或许这个跟其它的珠宝首饰比起来不怎么值钱,但是它也跟了我好几年了,你就不要在推迟了。” 见她还犹犹豫豫的,我再次说道:“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在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好吧,那奴才谢谢皇贵妃!” 我微笑的摇摇头:“说什么谢,你现在只需要顺顺利利的将孩子生下来。” 佟妃开心的将玉给好好收着,说道:“皇贵妃怎么还站着,快进来坐吧。” 我笑着点了点头,跟着她走了进去。我让旗儿将汤放在了桌上。 “这是我让人给你炖的鸡汤,对你的身子很有帮助,喝喝看味道如何?” 阿照上前替她盛了一碗递给了她,见她用勺子喝了一口,我问道: “怎么样?味道还好吧?” “嗯,很好喝呢,谢谢皇贵妃。” 我对她笑了笑,说道:“别说什么谢,你现在要特别注意自己的身子。” 她微笑的点了点头。 忽然看见了摆在桌子上的一堆礼物。有布匹,有珠宝,还有各种各样的大小盒子,几乎将桌子给占满。 我走进桌边,随手拿起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是一颗绿色的珠子。 “这些都是送给你的吗?” “是啊!”佟妃走了过来,说道:“这些都是那些人送的,之前在还没有怀孕之前,对我不理不睬的,现在我怀孕了,她们都快要踏破门槛了。” “这样不好吗?大家天天巴结你还来不及呢,不用看那些人的脸色了吧。” 我放下手中的盒子,说道。 “皇贵妃说的是,以前不得宠的时候,大家连正眼都不肯瞧我一眼,现在的景仁宫,天天都有好多人来呢。” 我只是笑笑,没有回话。佟妃随即拿起一个方形盒子,打开说道:“瞧,这是贞妃今天早上送来的,以前就贞妃最看不起我了,现在整天派人送东西过来,真不喜欢她。” “她这样做,无非是看皇后一天不如一天了,加上你又怀孕,当然要尽情的讨好你了。” 宫里的那些人,是那么的现实,这样的现象当然是很正常的。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让人家看见了对你不好。” 见她还想说什么,我转身走了出去。正当我刚要走出门的时候,突然听见了阿照的惊呼声。 “天啊,娘娘,您怎么了?”

上一篇   仇恨

下一篇   紧张